OUREI

放杂物😌

【あらき】歌本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杂志翻译

虽然都是过期消息orz

小括号里是我写的,黑括号里是原文写的。

 

----

标题:“无极”新挑战!

 

——对专辑制作完成有何感想呢。

あらき:第一张专辑,换言之,第一次做的事情为自己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是首次在指导下唱歌,接受了第三者的意见,获得了和平时投稿不一样的感觉。我认为制作出了一张非常棒的碟。

 

——选曲是如何决定的呢?

あらき:先是决定了《THE SKY’S THE LIMIT》这个标题。歌曲也是根据“无极”这个含义来选择的,和海外P主合作,收录了很多没投稿的曲子。

 

——初回限定盘收录了DVD呢。

あらき:大概有很多人已经看过《Again》的MV了,我很喜欢欧美曲的歌词视频(可能指那种强调歌词文字的MV)。我没有特意向动画制作师传达这件事,尽管如此还是如我所愿地完成了,好感动啊。《About Me》是acoustic·cover·session形式(翻译无能了,大概是团队非颜出合作&原声现场,意会一下)的影像。因为是第一次拍MV,刚开始摄像的时候我就木头一样杵在那,派不上用场【苦笑】。但是多亏有优秀的演奏阵容,我们完成了一场非常热情的session!影像后也收录了和成员们杂谈的视频。

 

——对录音有何感想呢?

あらき: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在正式的录音棚录音,一开始完全唱不出来。于是就说“我出去走走”然后出门大约三十分钟,收集素材开阔思路,这样就能自然地发出声音了。也学习到了团队合作的严格之处和乐趣之处。

 

——也挑战了全英曲呢。

あらき:其实给予我英文指导的是一起开live啊什么的roccol桑哦,从他那里获得了许多帮助。他超精通英语,简直就像英语老师一样。从“R”和“L”的发音差别开始教我……好辛苦的【苦笑】。

 

——对于今夏的XYZ TOUR 2016-summer有什么感想吗?

あらき:这次全公演参上,增进了和各位共演者之间的联系。尤其是跟一起行动的nqrse桑进行了“想搞点什么合作动画出来啊”之类的密谈,还请各位期待!

 

——最后,请对读者说点什么吧。

あらき:多亏大家的帮助我才能完成工作,希望能以首专作为武器,以one man live作为下一个目标不断努力。还会继续投稿新动画的,请多指教!

 

 

全曲解说

 

——ECHO

あらき:不先把这首歌放进去(这张碟)就没法开始了。投稿过动画的曲子全部重录,而这首又是特意改编过的。英语发音和旋律都从头开始重新商讨了再录音,觉得相当翻新了。

 

——サイレーション

あらき:预想到live上要有和大家一起唱的燃场曲,于是拜托deco桑作了这首。我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在听它,录音的时候脑内也一边想象着live的场面一边录。这首曲子在今后的live上一定要唱。

 

——ゴーストルール

あらき:就想着如专辑名写的那样挑战吧。于是就挑战了和投稿不同的原key。距离投稿大概过了半年,在live上也唱了很多次,应该是非常熟悉了吧。

 

——一騎当千

あらき:ECHO投稿后两天投的曲子,托此福很多人听过这首。这回再次翻唱,就想这两年音域有没有变广啊,唱起来应该更容易了吧,“这个还能再挑战一下”什么的【笑】。跟动画比arrange改动了不少,也希望大家能欣赏一下这方面呢。

 

——アンチビート

あらき:这首曲子是我的分水岭。mylist第一和第二章分开,第二章的第一首就是《Anti-beat》。投稿动画的再生数也是从这个时期起稍微有点长进的,我认为这首曲子是现在身处于此的“あらき”的开端。

 

——TIME

あらき:在这首曲子上挑战了作词。一开始先想好日语歌词,然后保持歌词词义和旋律再将其修改成英语,这种工作真的很复杂。也是完成花费时间最长的一首歌曲,把最先端的あらき都注入到里面了。

 

——Again

あらき:Crusher-P桑直接从我推特私信里收下了作新曲的请求。拜托她作“《ECHO》、《WILDFIRE》、然后是什么?”这种感觉的曲子。完成我听的时候,感觉是似曾相识的歌,特别高兴。

 

——ひとりぼっちのユーエフオー

あらき:激昂与悲伤并存,含义复杂的歌曲。大概两年前就想唱这首歌,但是因为太难了而没能如愿以偿。算是挑战夙愿吧。录音现场被staff说“这是到现在为止录得最好的一首,反复仔细听了很多遍啊。”毕竟过去了两年呢【笑】。

 

——サイドワインダー

あらき:从前就很喜欢MARETU桑(的歌),借此机会便猛烈进攻了。进攻的目标是美式摇滚,在live上和大家一起唱应该也很开心。因为这首歌录音时候是一发入魂的,所以这样说(打比方)听起来可能比较新鲜【笑】。

(他这个比喻,水平所限我并不太会翻,跪)

 

——only one

あらき:这次的专辑贯彻了“贴近欧美风”这个理念。听取了作为参考音源的大卫·库塔(David Guetta,法国歌手、音乐制作人)等人的EDM(电子舞曲,大概是Disco那类吧),six桑(指P主tilt-six)也说“那就搞这种感觉的东西出来吧”,然后作出来的高大上舞曲(upper dance tune,翻译无能)。在专辑中也是大放异彩的一首曲子,能够从中看到平时看不到的我。

 

——WAVE

あらき:这是人尽皆知的名曲呢。正因如此,烦恼着如何才能表现出自我风格的结果,就是不使用Autotune(一款声音修正软件)加工,纯粹地翻唱出来。可以说这是在和声编调上下功夫,充分发挥自己潜能的一首曲子吧。

 

——ヒカレルサテライト

あらき:歌词很棒,也富有疾走感,充满希望的歌。这样的曲子收录在最后,希望听了专辑的人从明天开始也能继续努力。这首歌音调不是很高,可以说有种安定的或者沉着的气氛在里面。

 

——StrangerS

あらき:富有感情的乐队风歌曲。因为是一直想唱的特别喜欢的曲子,所以这次挑战了原key。领会到清澈通透的歌唱方式了呢。

 

——You’re Made Yourself Clear

あらき:因为是EDM,与其说是我唱它,不如说是我的声音被当做了乐曲的素材。这首曲子与专辑结尾十分相配,很有终章的感觉。我也有以Crusher-P桑开头以Crusher-P结尾这样构成专辑的打算。

 

 

歌本六周年三问

 

——学生时代文化祭的回忆是?

あらき:高中时候卡拉OK大会,一个人上去吉他弹唱【笑】。不过我得了第一名呢!

 

——10月31日是万圣节了,有什么想扮的cosplay吗?

あらき:当然是吸血鬼啦。想装上牙齿糊着血浆什么的。

 

——自己过生日的时候想吃什么东西庆祝呢?

あらき:手工春卷(NO生春卷)。

 

 

----

入坑晚,前几天才从别的姑娘那里收了杂志

日语不好翻着玩的不保证意思准确……可能会修改吧

 

生日快乐!!
第七年!也喜欢你!以后也喜欢你!

大宝宝四周年了!!!!!!!开心开心ww虽然喜欢上的时间还很短但总有种从一开始就在注视的感觉呢~四年来辛苦了也一直在进步,未来一如既往向更高处去吧!!!!我的世界中心!今后也会一直应援的😘😘😘

【あらなる】人间烟火

不是cp
同人与ooc属于我,友情属于最棒的他们。
请勿代入真人。

――

上午十一点,荒木走进门来,成濑急忙去接他提的几只塑料袋,一面敞开口往里张望一面埋怨: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呢?说着与袋中物四目相对,是一尾秋刀鱼,肚子底下垫着冰袋,腹部一息一张,都还新鲜。荒木很得意,说要给他改善伙食吃顿好的,同时低头去找上次来时穿的拖鞋。发现拖鞋事前在鞋架外摆着,还跟校服鞋一样写着自己的名字,荒木就笑了。成濑也笑了,他跟鱼四目相对对出了感情,剩下的袋子也不看了,两手拢着提着向冰箱一路小跑,连连说,好呀,好呀。

换过鞋子四处打量,成濑的新家比先前添置不少东西,比如一副可以舒舒服服吃饭的桌椅。桌面上客气地备了两杯茶,荒木不客气地用了一杯,搁下来便要往厨房走。成濑从打开的冰箱门后探出脑袋:“你不歇会儿吗?”

荒木头摇的拨浪鼓一样,鼻音拐三拐以示否定:“鱼多放一分钟就不新鲜啦。”

于是成濑关上冰箱门,带出一阵鲜腥。他看着荒木那积极的样子,分不清这人是踊跃在发挥兴趣特长上还是在照顾家里蹲上,总之感受到自己是有在被好好惦记着的,便也惦记起对方来:“大厨,不是不吃鱼吗?”

“我不吃不要紧,会做就行。”大厨自信地咧嘴笑,说着经过成濑身后让出的一小块空间,轻车熟路地找出围裙围上,两手向后一背系好绳子,向前一拍捋平前襟,跟在自家厨房一样。成濑对他有自信,随便他怎样,看着心里都高兴:“那今天我们吃白米饭吧。”荒木说:“好啊。”成濑又提议:“我刚买了电饭煲,我来做。”荒木点点头:“好啊。”然后成濑便去刷了内胆,抱起电饭煲往餐厅走,说:“我用外面的插销,给你的厨房誊地方。”荒木做完准备工作抬起头看他,目光相接的瞬间又笑了,仍旧只说:“好啊。”

于是成濑用剪刀戳开米袋子。晶莹洁白,颗粒饱满的越光米,亲戚来看望他时送的,他自己个绝不会买这种高级食材,就算买来没有好菜也怕是舍不得吃的。成濑估摸着取两人份的量,走回厨房洗珍珠一样地洗。一个龙头两个槽,荒木在旁边的水池处理那鱼,内脏刚刚取出来,一双手套鲜血淋漓。成濑瞄了一眼觉得惨:“好可怜哦。”

“吃的时候就不可怜了。”话虽如此,荒木还是用小臂把龙头转过来,冲掉手套和池子里的血,结果两人的胳膊肘在狭小空间里打起架来。

“你不要老碰我。”

“我才没有。”荒木说完故意拐远了手臂去碰他,未果,成濑幸灾乐祸,端着洗好的米跑走了。

荒木恶作剧失利,只好继续照顾鱼肉。与油盐酱醋打惯交道的十指灵活,内外抹一遍料酒,方才朴素的食材立刻有模有样起来;再抹一遍豉油,生鱼上色,鲜味扑鼻;他在脑海里反刍刚才发生的场景,想到成濑喜欢甜的,最后抹一遍蜜汁酱,心意随着手掌翻来覆去,自己忽然也喜欢起甜的来。于是又叫他:“先不要做米饭了,来帮我处理下别的菜吧。”

成濑正好把内胆放进锅里空出手,便转身到厨房帮忙,浑然不觉遂了人心愿。他去翻冰箱里刚放进去的另几袋东西,有莴苣,香菇,半成的鸡胸肉,和一袋速食味噌包。成濑指着速食包问:“这是什么?”

“味噌啊,你已经讨厌它到不认识上面的字了吗。”

“你喝?”

“我喝。”

成濑松了口气。“买速食的,自己做不好吗?”

荒木反问他:“就做一碗,怎么买材料嘛,你家也不可能有这些东西。”

成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又指着剩下的食材问:“这些炒在一起?”

“唔。”

“能吃?”

“当然能!”荒木又气又笑,险些翻了腌鱼的盆。

于是成濑放心地取了莴苣去洗,洗完说:“我不会择这个。”

“唔,那放着就好了。”

“也不会切。”

“我切啦。”

于是成濑心满意足地去洗香菇。香菇长得标志又小巧,菌盖乌黑水灵,光滑绵软,手感上乘,搞的成濑想讲个荤段子,犹豫半晌还是憋回去了,洗罢用个漏盆盛着把水漓干走到荒木旁边去。菌类撕开的时候没有声音,沿褶子从伞到柄规规矩矩划开,撕过的形状整齐划一;荒木哼着调手起刀落,莴苣切成薄片,能透过纤维看见灯光,每一片大小相仿,扑克一样斜斜平垒在菜板上。左看右看,与其是看做菜毋论说是欣赏,享受,强迫症患者的福音。成濑听着对方迷之口哨夹杂刀案碰撞笃笃的节奏,很诚恳地询问:“到了荒木碳这个年龄还不结婚的人,是不是都很会做饭?”

“啊!怎么能这样说!”荒木受到莫大伤害,最后两片切丑了,“他们做饭会有我做的好吃吗?”

成濑把掰成小块的蘑菇装盘,一边腹诽:重点是这个吗。“厨艺高超的话,不结婚也可以很好地养活自己呢。如果是我就得和很会做饭的人结婚才行。”他对着半成品的鸡胸肉发难,总之先用盐水冲一下。

“和我结婚?”荒木恃才傲物。

成濑忽然尴尬起来,没料到自己的措词里会有这等破绽,一时间有些气短:“……谁要和你结婚啊?”说罢赌气似的把处理到一半的食材一股脑推到他面前,洗净手,鼓着嘴出去做他的老本行了。荒木顽固的恶作剧终于成功,于是大笑,很孩子气的那种笑法。成濑并不责怪,也笑,背向他不作声地眉眼弯弯嘴角弯弯,轻轻吐出气来。

大概是连对方的幼稚一起心照不宣,乐在其中的吧。

随后一刻钟,成濑负责研究电饭煲的电源,荒木负责接手前者未竟的事业,终于那边淘好的米下锅,这边腌好的鱼也可以进炉子了。烤箱预热二百二十度的秋日焰气,半个小时后可以红火两个人的一桌子,美极。

成濑坐下等待,打开电视,盯着花花绿绿的屏幕心里隐约有些高兴。机体深处荧光管投射的光束,穿过偏光板,滤光板种种,经过不可见的复杂处理与重重组合,最终转化为红绿蓝光点的纵向排列,颜色的深深浅浅,人类可以理解的图像,新闻,综艺,电视购物。大抵所有的信息都是如此,跋山涉水而来,一五一十地交代,最终还是易了样子,也许比童话成熟点,也许比童话现实点,但所有不存在于自己生活中的七情六欲说不定都是佯作伤感,强颜欢笑。最靠谱的频道恐怕是电视购物吧,看着精心包装过两万円一斤的5A级上等神户牛肉,至少知道自己吃不起。口舌才是生活。

电饭煲的LED灯由红变黄,它开始恒温焖蒸了。成濑的注意力从电视购物里拔出来投向厨房,那边莴笋香菇鸡也刚刚起锅,油烟打得热闹,香味浓郁。神户牛肉吃不起也罢,世上美味又非仅此一家,自家也有上品,就在厨房,在锅里,也在灶台边上。围着一点也不Rock的藕白色围裙的青年正在研究怎么摆盘好看,忙里偷闲伸筷子搅一下八十度白开水刚冲的味噌汤。色香味比起广告画面来,近在咫尺。

又是个把分钟,电饭煲的指示灯变绿了,成濑起身,但走向厨房,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仿佛踩准了时机,烤箱正巧长长久久地叮了一声。荒木对它举起带着隔热手套分不出指头的左手,挡住成濑想要向内窥测的目光,右手递另一只手套给他,打趣道:“先生,您点的鱼好了,一起打开吧。”

成濑的眼睛里有红光,他点点头。

打开箱门的瞬间,首先是热量。

喷薄而出的热量,滚烫的,炽热的,好比一颗跳动的心脏贴在脸上;热,化作蒸汽舒卷成云的模样,从封闭的火烧天空里伸展出来,携气味――鲜味,咸味,甜味,焦味,一道涌出来,铺天盖地的诱人香味,经过鼻腔,晕染大脑,成像,打通五感,仿佛看得见各自酱色汁色的斑斓,摸的到各自软的脆的轮廓,推搡身体,滤过五脏六腑;随后是火,红,空气在红火里曲折,像是秋日的阳炎,眩乱,像是火山的熔岩,在红色的缝隙中流淌金光。最后成濑才看得到鱼,不过是一条烤了半小时的秋刀鱼,从剥开的锡纸中露出焦脆的皮,发出油脂在高温下滋滋的声响,仅此而已。烤箱里的光渐渐冷却下去,在黑与极亮的红之间斑驳;那条以另一种形式生动着的鱼在斑驳之中,复原了柴火时代的袅袅。

人间烟火。成濑心想。

“怎么样?”荒木乐呵呵地期待着看他。

成濑组织了一下语言:“……太棒了。”

随后两人飞快地把美味从厨房运到餐桌上,摆碗,摆筷。轮到成濑的电饭煲揭锅,又是一阵升腾。稻谷清香,紧实,弹润,就算单吃也不会感到枯燥。一人一碗白米稍有剩余,两菜一汤约莫可以精光,电视里在播什么,他们已经不知道了。

荒木采访感想:“味道如何?如果你喜欢更甜的,下次做糖醋鱼。”

“超好吃!你真的不尝尝吗?”成濑感觉只有自己在吃烤鱼太不公平也太遗憾了。“那下次做糖醋里脊,我点菜,糖醋里脊,这样你也可以吃。”

荒木不知道因为哪句话笑了,说,好啊。

“我会买个好看点的盘子来。”成濑补充道。


END

――

虽然并不知道电视机具体是如何工作的,但我想给他们洗盘子。
希望他们一直关系要好。

老苹果新发型

给银斗儿的 也可以算是复健 我想学画画……

中世纪欧洲人如何取名字

有害书籍同好会:

早些时候搬运的戴锦华老师的讲座被LFT屏蔽了,已经修改部分词语等待再度审核,先搬另一篇补偿一下吧




转载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73745 ,作者昭杨




名字,伴随每个人的一生,是每个人类社会辨认个人的主要标志。从古至今,一方面很多中国人都相信姓名会对个人命运产生微妙的影响,而在取名上慎之又慎。另一方面,名字也受到社会政治文化环境的影响,一个人的姓名往往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中世纪的欧洲人也不例外,中世纪欧洲人名既随着时代的浪潮而变化,也反映了当时欧洲人对自我的期许。




从罗马化到基督教化




中世纪的欧洲是罗马帝国晚期蛮族入侵的产物,文化相对落后的日耳曼民族虽然在罗马故土上凭借军事优势取得了政治统治权,但是罗马的文化遗产在此时还有深刻的印记。比如罗马人的三名法在当时的知识精英即天主教士阶层中仍然很流行。比如《法兰克人史》的作者,生活在6世纪的图尔主教格里戈里的全名就是Georgius Florentius Gregrius,名字的三个部分依次为个人名、氏族名和家族名,这种名字通行于罗马共和国晚期和帝国时代。 
个人名是由父母选择的,通常是以男性家长本人的名字命名。氏族名源自于古罗马不断扩张过程中吞并的重要部族,往往和地理特征有关。家族名出现得最晚,用以区分同一氏族内不同家庭,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古罗马名字凯撒、塔西陀、西塞罗等其实都是家族名。 



《法兰克人史》的作者图尔主教格里高利,他出生于6世纪,尽管此时墨洛温王朝早已建立,但世俗精英名字中的罗马印记仍然十分明显。 
然而,罗马三分名在中世纪的欧洲只是昙花一现,随着各蛮族王国统治的日益巩固,日耳曼的起名方式开始占据上风,罗马三分名开始逐步被抛弃,这可能和当时欧洲社会对统治者的模仿有关。日耳曼人一般只有一个姓,出生或洗礼的时候取名。日耳曼名字和罗马名的内涵完全不同,从意义上来说主要分为三类,第一是铭记祖先,第二是追求美德,第三就是寻求上帝的保护。比如常见的日耳曼名弗雷德雷克就是“和平而强大”的意思。 
但是日耳曼式姓名流行时间也未能持续多久,11世纪开始,这些传统日耳曼名字被圣徒或圣经人物的名字所取代,这些名字往往来自希伯来语、希腊语和拉丁语。姓名的基督教化和中世纪西欧社会全面基督教化是同步的。今天欧洲人中最常见的彼得、约翰、雅克、玛丽等名字都来源于基督教。而且基督教名字在不同民族和地方还产生了不同的变体,比如尼古拉(Nicolas)就有十几个地方化的名字和简写,比如Nicole, Nicolet,Klause, Colin, Colinot, Collet, Collette, Collesson, Collard, Colot等都是尼古拉的变体。即便如此,尼古拉也不是当时最受欢迎的名字,据统计12至14世纪欧洲最受欢迎的名字是约翰,根据法国历史人类学者让·卢克·夏赛尔的分析,这一方面和圣经中有两个以约翰为名的重要人物——施洗者约翰和《约翰福音》作者使徒约翰有关,另一方面,当时天主教会的首脑罗马教宗也特别爱用约翰,从5世纪到11世纪,以约翰为名的罗马教宗有十九个之多,这引发了西欧贵族和民众的仿效,1215年被迫签署《大宪章》的“无地王”约翰的名字即由此而来。 



16世纪画家笔下的英王“失地王约翰”,约翰尽管在民间非常流行,但在王室起名时并不多见。




中世纪别名的兴起




虽然来自基督教的名字在10世纪后大行其道,但从此时开始,欧洲人越来越愿意给自己起一个别名。别名一开始是社会地位的象征,为贵族和教士阶层所垄断,前者大多以封地和采邑为别名,后者则以宗教机构为别名。欧洲中世纪史家米歇尔·巴斯特鲁认为,别名被当时欧洲精英阶层所采用,跟封建制度的巩固有关,贵族在封地扎下根来,开始以封地来界定自己的身份。比如法国瓦卢瓦王朝的创始者查理本为加佩王朝腓力三世之子,只因于13世纪末被分封在法国北部的瓦卢瓦地区而改称查理·德·瓦卢瓦。 
随后,别名逐渐扩展到女性及平民阶层,甚至可以世代传承,这是11世纪欧洲经济发展带来的城乡人口激增、城市人口流动的结果,平民大多有名而没有姓,在基督教姓名占优势的大前提下,很容易出现重名的现象,给自己取别名有利于彰显个性,区别于他人,这反映了欧洲中世纪个人意识的兴起。不过平民起别名和贵族不尽相同,往往按照职业、家族关系和身体特征来命名,比如菲茨威廉(Fitzwilliam)、菲茨詹姆斯(fitzjames)意为威廉之子和詹姆斯之子,史密斯(Smith)意为铁匠,肖特(short)指身材矮小,后来这些别名转化成平民的姓,传承至今。 
 起名背后的家庭战略 
欧洲在流行带有基督教烙印的名字的同时,起名也和天主教会的洗礼仪式联系起来。然而和中国人起名常常带有父系家族的印记不同,中世纪欧洲人起名字的父权制色彩要暗淡许多。婴儿的名字有时从父亲家族挑选,有时从母亲家族挑选,有时一个家庭的不同孩子分别从父母双方家族得名。有研究表明,如果婴儿父母中母亲家庭成员的地位较高或者带给新家庭更多遗产,那么就采用母亲家庭的名字。另一些名字则是来自于教父或教母的名字,这往往暗示教父和教母社会地位高于婴儿父母,婴儿使用教父和教母的名字象征着社会底层对更高阶层的模仿,也意味着不同家庭之间建立起社会联系。 
如果母亲家族的姓名带有高贵的元素,即使国王都会为了王子舍弃父系家族的命名权。法国加佩王朝的第三位国王,11世纪中叶在位的亨利一世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的长子、未来的法王腓力一世的名字就来自母亲基辅罗斯公主安娜的家族。腓力在当时的西欧其实并很罕见,因为这个词词源是希腊语,意为“驯马者”,是古马其顿王室常用的名字,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名字就是腓力。法国王室为什么会从基辅罗斯“进口”希腊名字呢?这是因为安娜公主的外祖母据说是拜占庭帝国罗曼努斯二世的女儿。按照后人考证,安娜的外祖母其实另有其人,而且即使这个谱系成立,无论是安娜王后还是腓力王子和拜占庭皇室的血脉联系也是微乎其微。尽管如此,但从当时欧洲的等级观念来看,以巴黎伯爵的身份获得法国王位的加佩王朝是无法和拜占庭皇室相比拟的,给王子取个希腊化的名字不但可以彰显加佩王室和拜占庭皇室之间的联系,还可以让臣民联想到古马其顿王国的辉煌历史,对巩固统治很有利。这个有特殊含义的名字很快风靡西欧贵族圈,仅法国和西班牙就各有六位以腓力为名的国王。 



乌克兰邮票上的法国王后安娜。她和法王亨利一世的婚姻让腓力这个名字从东欧希腊文化圈进入西欧王室。




“路易”和“查理”为何受宠




中世纪的西欧国王同样重视取名,尽管前文中我们看到欧洲国王从基督教文化和古典文明中获得名字的个例,但整体来看,中世纪的西欧国王最偏爱反映日耳曼传统的,具有特殊含义的姓名。 
比如从中世纪到法国大革命,法国历史上有十六位以路易为名的国王、九位以查理为名的国王。为何法国王室如此偏爱“路易”和“查理”?这是因为在中世纪,法国王室需要不断强化自身的合法性,而王室家族的历史具有相当重要的影响,和现实政治很难分离。给王子取特定名字,可以和某位先王建立起联系,这有利于实现王室的现实利益。比如路易(Louis)是克洛维(Clovis)的转写,克洛维是西欧首位皈依天主教的蛮族君主,以路易为名的国王集中在12至13世纪的加佩王朝(路易六世至路易九世)和17、18世纪的波旁王朝(路易十三至路易十六)。中世纪的加佩王朝爱用“路易”,一方面是为了自我标榜虔诚,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建构出从墨洛温王朝到加佩王朝的历史连续性。这些都有利于巩固王权的合法性。 



19世纪画家笔下的克洛维, Louis和Clovis本意都是战场上的荣耀,但克洛维改宗天主教为这一名字增加了虔诚的色彩。 
波旁王朝爱用“路易”,则和16世纪法国宗教战争有关。王朝创始人亨利四世既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也是法国新教的政治军事首领,这在天主教占据优势的法国是个敏感问题,亨利的新教信仰一度导致法国北部天主教势力否决其继承资格,并武装抗拒他的统治。亨利四世为了获得天主教信徒的信任而改信天主教,但他的新教信仰让天主教徒疑虑重重。他给王太子取名“路易”就是为了利用其历史内涵向法国天主教徒证明波旁王室将成为天主教的坚定捍卫者。同时也在重申自己继位的合法性,因为波旁王朝的始祖就是加佩王朝的路易九世之子。 
法国国王爱用“查理”,同样是为了向先王致敬,加洛林王朝的奠基者查理·马特、加冕为罗马皇帝的查理大帝及西法兰克王国首任君主秃头查理分享了这个光荣。查理·马特曾经击退阿拉伯军队的进攻,秃头查理一度统一后查理曼时代的法兰克诸国,查理大帝更是开创了后无来者的查理曼帝国。三人的赫赫武功让查理这个意为“男人”的古日耳曼名增加了强大和军事征服的内涵,因此当法国遭遇重大危机时,带有军事强人意味的查理就成了命名首选,比如百年战争时期名为查理的法国国王特别多。 
简而言之,当法国王室需要彰显虔诚的美德时,他们就用“路易”给未来的国王起名,当王室需要强力君主获取军事胜利时,“查理”往往成了第一选择。 



德国中世纪晚期画家丢勒笔下的查理大帝肖像。查理大帝被德法两个民族追认为共同先祖,因此多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以查理为名,其中最著名的是16世纪的查理五世。




哪些名字最受欢迎




法国以外的中世纪欧洲王室也青睐具有特殊含义的姓名。有人说英国王位基本上由“爱德华”和“乔治”轮流继承,事实上,乔治来源于古罗马时代的殉道者,尽管从13世纪开始,圣乔治就逐步成为英格兰的守护圣徒,但英国国王叫乔治的传统开始于18世纪初的汉诺威王朝。爱德华和亨利才是中世纪和近代早期英格兰国王的最爱,共有十四位英王选择这两个名字。这两个名字最早都来自于古日耳曼语言,爱德华意为“财富或繁荣的守护者”,亨利意为“强有力的男人”,都符合民众对国王的期许。特别是亨利,不仅在中世纪的英格兰,在整个欧洲都受到国王的特别青睐。据统计,除了八位英国国王外,有七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四位法国国王、四位卡斯蒂利亚国王以亨利为名,还有不计其数的西欧大封建主和一大批中东十字军国家贵族以此为名。为何中世纪欧洲贵族特别偏爱亨利呢?这部分因为各国王室都受到日耳曼文化或多或少的影响,而另一方面恐怕也和当时西欧封建割据、战争频繁的社会环境和世俗精英阶层崇尚武力、推崇强力君主的心态有关。 



中世纪“亨利”受欢迎和东法兰克国王亨利一世有关,他在位期间击退匈牙利人的进犯,侵略斯拉夫人,奠定了神圣罗马帝国第一个王朝——萨克森王朝的基础。 
总而言之,看似杂乱无章的中世纪欧洲姓名背后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无论是罗马的遗产,还是蛮族入侵,抑或基督教的盛行在欧洲人的名字上都有体现。这些名字不仅是婚姻和继承中的象征和标志,也有关家族的荣誉和先祖的记忆,还是欧洲王室巩固自身合法性的重要砝码。 





做了个图
没有恶意 这两个人我都很喜欢,他俩斗嘴太好玩了。字都是原文或者原文衍生。旧约15垣根说“不是这样”的时候我就想:这人居然认真否定了??😂

尤其喜欢一方通行跟别人斗嘴,哎呀就是超好笑笑死我了(。